房山律师事务所
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等与骆景文相邻关系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京02民终2332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东方康泰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北京市东城区隆福寺前街1号。

法定代表人:杨安龄,董事长。

上诉人(原审被告):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朝阳区小营路25号楼18层。

法定代表人:刘志国,董事长。

上列二上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猛,北京安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骆景文,男,1949年10月7日出生,汉族,住北京市东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骆景仁(骆景文之弟),住北京市东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安薇(骆景文之弟媳),住北京市东城区。

上诉人北京东方康泰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康泰公司)、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房地集团)因与被上诉人骆景文相邻关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2017)京0101民初2093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8年2月2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改判我方无须支付扰民费。事实和理由:一审中,骆景文未举证我方在2015、2016年有扰民的事实,应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我方提交的噪音检测报告显示我方不存在扰民行为,我方合法、合规、文明施工,进行了必要的防护和噪音检测,不扰民,一审判决依据有关2014年情况的另案判决,确认2015、2016年双方权利义务,没有事实依据;是否在涉案院落实际居住是能否主张扰民费的基础,据我方了解,仅有张秀敏、骆景义、骆玉兰在涉案院落居住,骆景文、骆景仁、骆玉梅、骆然均未在涉案院落居住,要求支付扰民费的事实基础不存在,一审判决未查清涉案院落实际居住情况;我方在没有扰民行为的情况下,为了和睦邻里关系,尽快开工,降低损失,曾被迫向骆景文支付一定费用,但并未与之达成任何协议,亦未对2015、2016年的事情做过任何承诺,骆景文提交的署名赵进红的协议系伪造,并非赵进红本人签字,一审判决依据该协议确认我方具有向骆景文支付延期施工扰民费的义务,偏袒骆景文;本案是相邻关系纠纷,不是合同纠纷,一审法院根据我方曾经支付过扰民费的标准,确定本案扰民费标准不恰当,即使有扰民行为,在双方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应该根据扰民程度在国家规定的标准范围内进行确定,根据2017年北京市夜间施工扰民细则及处罚条例,扰民费支付标准为每户30-60元,一审判决远远高于上述标准,且涉案施工工地位于北京市核心区,2015、2016年北京市因大气污染经常责令各施工工地停工,不可能24个月连续施工,不应按照24个月顶格厘定扰民费;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

骆景文辩称,同意一审判决。

骆景文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履行协议,向我支付2015年、2016年24个月的扰民安抚费43200元。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玉河历史文化保护区保护修缮项目(涉案项目)位于北京市东城区景山街道平安大街南侧,建设单位为东方康泰公司,施工单位为房地集团。骆景文系北京市东城区东板桥西巷17号4号房屋产权人,该房屋与涉案项目相邻。

一审庭审中,骆景文为证明其主张,提交1、2014年2月及2014年6月至11月签订的《协议书》,《协议书》甲方代理人处签名为赵进红,乙方代理人为骆景仁。2014年2月签订的协议书显示,双方约定2014年第一季度,按每户每月1800元标准,支付七户扰民费共37800元;2014年6月签订的协议书显示,双方约定第二季度按每户每月500元标准,支付七户扰民费共10500元;此后双方每月一签,均约定按每月500元标准,支付七户扰民费3500元。各协议书均约定如施工工期延期,甲方提前通知乙方,并按相同标准支出超出期限的扰民费。2、2014年6月11日由东方康泰公司(甲方)与东城区东板桥西巷17号院(乙方)签订的《补充协议》,约定鉴于房屋检查报告显示,原乙方房屋已出现20余处裂缝……甲方在施工过程中应采取相应措施,保障乙方房屋、人身及财产安全。对施工给居民正常生活造成的影响,甲方应根据已达成的协议及时给予乙方扰民费……该补充协议落款有赵进红签名。3、银行交易明细,证明2014年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支付扰民费的情况,该记录显示骆然账户于2014年7、8、9、10月份分别收到扰民费12800元。4、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施工扰民录音录像、东板桥西巷17号及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施工现场照片,证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施工扰民,录像显示,2016年年底前,涉案工程尚未竣工。5、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附件及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东城分局关于涉案项目违法建设地下室的相关处理意见,证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存在违法建设行为。其中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东城分局出具涉案项目违法建设地下室查处情况说明及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显示,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曾存在超出规划许可挖掘行为,按照市规委东城分局要求,该违规挖掘行为于2016年11月中旬,已经整改完毕。

对于上述证据一、证据二,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不予认可,认为赵进红的签名系伪造。对于证据三,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仅认可真实性,对证明目的不认可。对于证据四,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亦不认可证明目的,认为照片中的垃圾不能证明系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丢弃,录音录像中的场景多为2014年施工场景,2015年至2017年的录像只显示了切割石材等收尾性施工,不能证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扰民。对证据五,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认为即使有违法施工,亦不能证明其施工扰民。

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为证明其主张,提交噪声检测报告一份,显示检测时间为2014年10月13日23时至2014年10月14日1时30分,夜间噪声检测结果低于55dB(A),没有夜间突发噪声。骆景文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

2015年10月,张秀敏、骆玉兰、骆然、骆景仁、骆景义、骆景文、骆玉梅分别就扰民费问题,以合同纠纷为由将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诉至法院。本案庭审中,骆景文提交2015年骆景仁起诉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的判决书一份,载明骆景仁要求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支付2014年11月、12月的扰民费3600元。在该案审理中,骆景仁亦提交了由其与赵进红签订的协议书及骆然账户2014年7、8、9、10月份的银行交易明细。骆景仁称,每月收到的12800元扰民费为骆景仁家庭成员七人所有,其中骆景义、骆然、骆景仁、骆景文、骆玉兰、骆玉梅每人每月1800元,张秀敏因年迈每月2000元。法院经审理认为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虽否认与骆景仁之间就扰民费问题存在相关约定,但骆景仁提供的《协议书》显示甲方代理人为赵进红,而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认可涉案项目工地确有赵进红其人。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虽辩称赵进红非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员工及赵进红无权代表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处理扰民费问题,但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作为涉案项目的建设单位及施工单位,对其该项抗辩意见负有举证责任,但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未能举证,且不能联系赵进红到庭说明情况,故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应对此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根据骆景仁提供的银行交易明细,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虽对骆景仁主张的扰民费标准不予认可,但未提供相反证据,亦无法对其曾按月向骆景仁支付扰民费的情况作出合理解释,亦不能提供骆景仁以现金形式领取扰民费的签收凭证以供核查,故法院认定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曾按月向骆景仁支付扰民费,每月标准为1800元。故此法院判决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向骆景仁支付2014年11月及12月的扰民费3600元,该判决已生效。

另,张秀敏、骆然、骆景仁、骆景义、骆玉兰、骆玉梅已另行就扰民费问题在法院对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认为:不动产的相邻各方,应当按照有利生产、方便生活、团结互助、公平合理的精神,正确处理截水、排水、通行、通风、采光等方面的相邻关系。给相邻方造成妨碍或者损失的,应当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赔偿损失。根据已查明事实,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确曾按照每月1800元标准向骆景文支付扰民费,且骆景文提供的协议书中亦载明如施工工期延期,甲方按相同标准支出超出期限的扰民费。另鉴于双方均认可涉案工程尚处于施工阶段,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分别作为涉案项目的建设单位及施工单位,现骆景文要求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按照协议约定共同承担给付扰民费的义务,法院予以支持。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所称涉案工程处于收尾阶段的抗辩意见依据不足,法院不予采信。判决:北京东方康泰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骆景文支付2015年、2016年度的扰民费43200元。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的证据,对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中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认可截至本案诉讼,涉案工程的施工尚未结束,虽然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主张其系合法合规文明施工,主体工程于2014年底结束,此后是细节上的装修等收尾工作,没有扰民行为,但是,骆景文对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的主张不予认可,且根据骆景文提交的北京市规划委员会东城分局出具的情况说明及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所记载的内容,涉案工地在2014年之后存在违法扩建行为,且施工因存在违法情况而被查处,骆景文提交的2014年之后的施工现场录像等证据可以证明现场的施工确实对骆景文家的生活造成影响,此外,诉讼中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未能提交证据证明其主体工程完工时间,而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提交的噪声监测报告系房地集团单方委托所形成,检测日期为2014年10月13日、14日,亦非本案诉争年度,故本院对该份报告的证明力不予采信,对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的上述主张不予采信。

关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上诉主张骆景文不在涉案院落居住一节,本院认为,骆景文系涉案院落内部分房屋的产权人,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的施工给骆景文正常使用房屋造成影响,应当向骆景文给付扰民费,至于涉案期间骆景文是否在涉案院落实际居住,不构成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免除上述给付责任的合法理由,故本院对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该项上诉意见不予采纳。

根据查明的事实,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曾经向骆景文支付过扰民费,一审判决参照此标准确定涉案期间扰民费的标准,并无明显不妥,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就此提出的上诉意见,依据并不充分,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上诉主张2015、2016年因大气污染北京市各施工工地常被责令停工,不应按照24个月的时间确定扰民费一节,本院认为,涉案工程的施工尚未结束,诉讼中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亦未提交证据证明2015、2016年间其因上述原因而停工,故本院对于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该项上诉意见亦不予采纳。

综上,东方康泰公司、房地集团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结果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880元,由北京东方康泰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北京房地集团有限公司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何江恒

审判员  王 平

审判员  李明磊

二〇一八年三月二十日

书记员  祝 石

家庭暴力怎么处理 房屋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 律师事务所刑事 律师咨询 找刑事律师 刑事律师 工伤赔偿标准 离婚律师咨询 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免费 律师 咨询刑事律师 离婚孩子抚养权怎么算 法律咨询 欠钱不还最有效的方法 刑事律师咨询 找律师 专业刑事案律师 律师咨询电话 刑事律师事务所 离婚律师 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法律 寻衅滋事 购房律师在线咨询 好律师 刑事案律师 专业律师 房产律师咨询 律师费用收取标准 有名律师事务所 问律师 诈骗 在线咨询 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一般请个律师多少钱 继承法继承顺序及分配比例 律师怎么收费 在线律师 律师事务所好 律师事务所专业 律师事务所免费咨询 律师咨询在线 附近律师事务所 网上律师 咨询律师事务所 事务所律师 律师多少钱 律师费用 有名的刑事律师 在线刑事律师 借钱不还怎么办最有效的方法 请律师费用多少钱 请辩护律师 律师收费标准 律师事务所有 民间借贷合法利息 欠钱不还多少钱可以起诉 律师排名 抚养费标准 律师网 破产法 在线咨询律师 请律师一般多少钱 民间借贷 比较有名的律师事务所 比较好的律师事务所 民间借贷司法解释 知名的律师事务所 拘留最长时间是多久 咨询律师 律师费用是多少 京师律师事务所 著名律师排行榜 免费律师咨询 律师事务所咨询在线 律师在线咨询 刑事拘留一般多少天 拘留 律师咨询公司 律师费一般多少钱 律师免费咨询电话 律师事务所律师 在线律师咨询 拘留15天会有案底吗 民间借贷纠纷立案后一般怎么处理 哪里有律师事务所 正规律师事务所 劳动仲裁需要请律师吗 律师咨询在线解答 违约金赔偿标准 借钱不还怎样起诉 好的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律师咨询 著名的律师事务所 合同律师咨询 律师免费咨询 继承房产过户需要多少费用 欠款咨询律师 律师在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免费询问 咨询律师免费 危险驾驶罪量刑标准 律师事咨询 医疗纠纷律师网 企业律师咨询 合同纠纷最有效的处理 知名律师 故意伤害罪怎样判刑 律师事务所附近 欠钱不还如何起诉 一般民事诉讼律师费多少 合同违约赔偿标准 律师在线咨询网 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欠款多少可以起诉 免费法律咨询 债务律师咨询 找知名律师 律师在线 请一个律师大约要多少钱 一般律师怎么收费的 想咨询律师 咨询律师要多少钱 律师事务所附近哪里有 律师在线询问 律师事务所哪些好 医疗事故赔偿标准 好一点的律师事务所 律师服务所 律师咨询网 破产清算赔偿顺序 著名律师事务所 离婚律师咨询免费 律师事务所企业 违建拆除有补偿吗 免费律师咨询在线 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律师事务所收费 律师专业 债务律师在线咨询 故意伤害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 刑事案件辩护律师 法律咨询律师在线 交通肇事致人死亡是否要追究刑事责任 土地征用法 刑事案件律师费用收取标准 免费咨询律师 在线找律师咨询 遗产继承 人身损害赔偿 律师事务所在线咨询 继承人顺序 附近的律师咨询 律师网在线咨询 专业律师在线咨询 律师一般多少钱 免费医生在线咨询 哪个律师事务所好 拘留所可以保释吗 律师事务所十强品牌 律师事务所电话 律师事务所排名 请律师要多少钱 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 找律师咨询问题 刑事拘留怎么办取保 咨询律师电话 律师费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 律师所咨询电话 免费的法律咨询平台 哪个律师好 土地征收 在线律师即时咨询 风险代理律师收费标准 律师事务所咨询 网上律师咨询 故意伤人轻伤怎么处理 免费律师 起诉律师费 民间借贷不还钱怎么办 找个律师事务所 请个律师需要多少钱 公司律师咨询 合同纠纷 刑事拘留后会被判刑吗 宅基地继承最新政策2020 请律师收费标准 在线咨询律师网 免费律师在线解答 请律师费用怎么算 盗窃多少金额可以判刑 想找个律师咨询 破产清算 法律咨询热线 律师有辩护 律师事务所咨询电话 免费问律师 破产重组 赔偿金如何计算 律师在线咨询工伤 侵权赔偿标准 违建强拆执法流程 寻衅滋事刑事拘留一般多少天 民事律师事务所 律师电话在线咨询 律师咨询律师在线 免费律师在线咨询 律师费一般是多少 故意伤害致人轻伤怎么判 法律援助打官司靠谱吗 免费法律咨询在线交谈 找律师打官司费用是怎么收的 有免费律师咨询吗 民间借贷纠纷 律师律师事务所 破产清算程序 律师服务咨询 律师怎么收费的 附近有没有律师咨询 网上律师免费咨询 家庭暴力起诉离婚 律师电话咨询 律师在线解答免费 找律师询问 工伤律师网 家庭暴力怎样解决 风险代理 免费法律咨询平台 免费律师咨询电话 律师如何收费 在线律师咨询网 律师解答 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法律咨询免费咨询电话 医疗事故鉴定流程 法律在线咨询 提供律师在线咨询服务 律师咨询律师 什么是刑事案件 咨询婚姻律师 律所 免费的律师咨询 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工程款拖欠找哪个部门 网上咨询律师 寻衅滋事怎么量刑 家庭暴力的法律后果 律师询问 欠钱不给怎么解决 在线律师在线咨询 律师辩护 免费律师咨询房产 请律师辩护 十大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律师免费 律师律师咨询 律师事务 破产重组债务怎么处理 律师的收费标准 刑事案件包括哪些 找个律师 找个律师咨询一下 咨询律师收费 律师网咨询 撞人逃逸怎么处罚 全国知名律师事务所 想咨询一下律师 工程款拖欠怎么办 过失杀人罪量刑标准 过失杀人罪量刑标准 交通事故理赔律师咨询 土地赔偿款 首都律师 如何咨询律师 法律免费咨询 公司破产清算程序 公房承租人死亡后继承问题 仲裁律师咨询 工伤律师咨询在线 一般律师咨询费 合同律师在线咨询 宅基地拆按人口赔偿还是面积 律师咨询费 找个律师咨询点事 故意伤害罪赔偿标准 律师在线解答 赔偿金 劳动法律免费咨询 没钱请不起律师怎么办 律师咨询免费事务所 如何找律师咨询 律师辩护律师 工程款拖欠多久可以起诉 律师事务所排行榜 在线律师询问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律师所咨询 买房律师咨询 律师来了 聘请律师要多少钱 土地征收补偿费标准 请律师一般要多少钱 免费法律咨询律师电话 免费律师咨询平台24 有律师在线咨询吗 找律师咨询 土地咨询律师 网上律师在线咨询 故意伤人 医疗事故分几级 专业律师咨询 婚姻法律师咨询免费热线 律师的收费标准是多少 附近的律师事务所 故意损坏他人财物罪立案标准 合同律师 拘留会通知家属吗 律师所 在线法律咨询免费 法律热线12348法律咨询 律师咨 买卖合同纠纷的诉讼时效 刑事拘留期限 房屋买卖律师服务咨询 房屋征收与补偿标准 律师排行榜 律师在线咨询电话 律师咨询处 哪里有免费的律师咨询 法律援助律师 故意伤害罪坐牢不赔偿 故意伤害罪坐牢不赔偿 继承法咨询 律师咨询费多少钱 网上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法律援助中心在线咨询 法律在线法律咨询免费 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过失伤害罪 婚姻法律咨询 线上律师咨询 有罪 有罪 律师热线咨询 律师诉讼费 刑事案件律师 律师事务所公司 找律师咨询问题要多少钱 故意损害财物罪 找个律师咨询 请律师 全国免费法律咨询电话 在线法律咨询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可以免费咨询律师吗 离婚法律咨询 免费律师电话 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罪 寻衅滋事怎么定罪 在线咨询律师马上回答 电话咨询律师 公房动迁补偿如何分配 律师咨询免费热线 免费法律咨询电话 法律咨询网 公司律师事务所 故意伤害致人重伤量刑 好的律师事务所有哪些 好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律师询问在线 医疗事故代理律师 中国律师 法律在线咨询免费 法律咨询公司 抚养费纠纷 免费咨询律师电话 土地征收法律规定 刑事拘留一般多少天可以放出来 医疗事故鉴定机构 法律顾问免费咨询 故意伤人罪怎么判 律师电话咨询免费热线 律师咨询费用 律师咨询平台 违建房屋拆除有补偿吗 刑事拘留请律师管用吗 找知名辩护律师 中国十大律师事务所 金道律师事务所 律师案件咨询 律师咨询律师咨询 买房律师咨询电话 买房律师咨询电话 网上律师事务所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