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山律师事务所
柳爱红与夏东阳物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河南省汝阳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豫0326民初1611号

原告(反诉被告):柳爱红,女,1986年5月17日生,汉族,住北京市海淀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猛,北京安科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被告(反诉原告):夏东阳,男,1991年9月18日生,汉族,住汝阳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国辉,河南民天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授权代理。

原告柳爱红与被告夏东阳物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5月16日立案后,被告夏东阳提起反诉,本院予以合并审理,并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柳爱红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猛,被告夏东阳及委托诉讼代理人张国辉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柳爱红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返还原告车牌号为A291的金王子重汽大货车一辆、面包车一辆。

2.被告承担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2016年,原告与被告认识。2016年6月17日原告委托被告购买车牌号为A291的金王子重汽大货车一辆和面包车一辆,并给其转账99500元。后在经营过程中,被告将运营收入占为己有,导致原告无法继续经营下去。原告向被告要回自己的车辆时,被告以没有支付工资为由拒绝返还车辆。庭审中,原告的诉讼请求变更为:1.依法判令被告返还车牌号为A291的金王子重汽大货车一辆、面包车一辆,或两辆车的折价款8万元。2.判令被告向原告归还车辆运营收益款4万元。3.诉讼费用由被告承担。

被告夏东阳辩称,原告诉讼请求缺乏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望依法驳回其诉讼请求。根据原告原来起诉民间借贷案件确认的事实,被告仅是受原告委托作为司机负责开车和相关事宜,后来由于车辆不赚钱又出交通事故需要赔钱,原告不想要这车了,就捏造事实以民间借贷向法院起诉。原告作为车主在车辆经营过程中,也在煤矿居住负责车辆的经营并实际控制着该车辆。在车辆出事故后,原被告与对方协商后,由于无法经营下去,被告就离开煤矿,中间确实因为被告的工资及垫付的事故赔偿款、车辆维修费曾电话阻拦原告对该车辆行使权利,但是被告并没有实际控制该车辆。在民间借贷案件中法院判决确认原告为该车车主后,2017年12月5日原告派七八个人带着判决书原价到煤矿将该车辆开走,被告的父亲见到后出面阻拦,请求将欠账还清再开车。由于对方人多还拿着判决书,煤矿门岗也无权阻拦,无奈被告的父亲只好打110报警,公安机关以双方有经济纠纷为由不予理睬。至于原告诉称的一辆面包车,购买价格为5000元,车况可想而知,后来由于机器大修需要2000多元,没有维修的价值,经过原告同意以500元价格予以出售。综上,原告作为车主一直对车辆行使控制权,被告在双方关系终止后已经离开煤矿,对车辆没有实际控制。原告在将车辆开走后,向法院起诉要求被告返还车辆,完全是在捏造事实,制造虚假诉讼,蓄意讹人钱财。

反诉原告夏东阳提出反诉请求:1.判令反诉被告支付反诉原告工资及垫付的事故赔偿款、车辆维修费共计86114元。2.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反诉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根据反诉被告原来起诉民间借贷案件的事实,反诉原告为反诉被告开车每月5000元(不包括生活费),期间为反诉被告垫付车辆维修费29922元,垫付交通事故赔偿款35000元,支付反诉被告车辆经营所得35198元,反诉被告应当支付反诉原告86114元。反诉原告没有起诉,反诉被告却将受害人诉至法院。

反诉被告柳爱红辩称,反诉原告要求反诉被告支付工资及垫付事故赔偿款、车辆维修费,并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2016年原告柳爱红与被告夏东阳认识并建立较好关系。被告夏东阳的父亲夏社营长期在山西省××天和煤矿经营车辆运输,柳爱红与夏东阳协商,由柳爱红出资,委托夏东阳在当地购买二手金王子重汽大货车一辆,用于在天河煤矿跑运输,由夏东阳代为驾驶。2016年6月17日至2016年11月30日,柳爱红先后向夏东阳转款99500元,其中86000元为购买二手大货车的费用,该车未在公安交警部门办理车辆登记,仅在天和煤矿登记内部编号A291。另外5000元柳爱红委托夏东阳购买二手面包车一辆,用于维修大货车使用,该车也未办理登记,剩余款项用于支付大货车的维修费。原告称双方最初的设想是原告出钱买车,经营收益先期归原告所有,待购车款收回后双方再按一定的比例分配经营收益,在此期间,夏东阳负责车辆的运营保管及维修。2016年11月28日,夏东阳驾驶A291号大货车在天和煤矿发生交通事故,经煤矿方及事故双方协商,A291号车应赔偿对方车辆损失4万元,原告柳爱红支付了部分赔偿款,被告夏东阳垫付了部分赔偿款。在发生交通事故后,由于车辆需维修且煤矿经营进入淡季,A291号大货车停运。因经营车辆亏损,原被告均主张车辆不是自己的,双方因车辆所有权归属发生纠纷。

2017年2月,柳爱红作为原告,将夏东阳及其父亲夏社营诉至本院,要求判令夏东阳、夏社营偿还借款99500元。本院经审理于2017年11月27日作出(2017)豫0326民初504号民事判决,认为“原被告双方经协商后,由原告出资,委托被告购买车辆并代为经营,双方形成委托合同关系,原告主张的民间借贷关系不能成立,其要求被告偿还借款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原被告对车辆经营的盈亏尚未清算,被告是否应向原告退还款项,应经双方算账后再行处理”,判决驳回原告柳爱红的诉讼请求。2018年5月,柳爱红又提起本次诉讼。

关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车辆及赔偿损失问题,原告认为A291号大货车仍由被告夏东阳实际控制,并提供以下证据:1、(2017)豫0326民初504号民事判决书,拟证明原被告之间是委托关系,大货车和面包车的所有权归原告;车辆运营款应归原告,不应在其中扣除任何费用;被告利用自己受托人的身份侵害原告的财产权。2、柳爱红与夏东阳父亲夏社营通话录音光盘及录音整理资料一份,拟证明截止双方通电话时A291号大货车仍在天和煤矿停放,面包车在陆村停放。3、被告使用涉案车辆进行运营产生收益的煤矿证明,金额约4万元。被告夏东阳质证认为,对证据1判决书本身无异议,判决书证明是原告不想要车,而不是被告控制着车辆不给原告,判决书并未确认在诉讼时或在之后两辆车仍然由被告实际控制。车辆停运时,双方的委托关系就已经解除。该判决书清楚表明对车辆盈利尚未清算,应经双方清算后另行处理。证据2录音时间不能确定,是否系柳爱红与夏社营通话不能确定,不能证明车辆仍由被告实际控制,被告没有义务保管车辆。被告夏东阳辩称,2017年12月5日左右,柳爱红委派七八个人到山西省××天和煤矿,拿着(2017)豫0326民初504号民事判决书,将停放在天和煤矿的A291号大货车开走,夏社营以双方账目还没有清算为由出面阻拦无果,夏社营报警但公安机关未出警,A291号大货车被开走,夏东阳就以上辩解未提供相关证据。夏东阳称因面包车损坏没有修复价值,经柳爱红同意作价500元卖出,抵顶大货车的维修费。

关于反诉原告夏东阳要求反诉被告柳爱红支付工资及维修费、交通事故赔偿款86114元,反诉原告提供证据如下:1、天和煤矿A291号车结算单12张,拟证明从2016年6月至12月,该车经营所得35198元。2、对海鹏涛调查笔录、身份证复印件及修车单一份,拟证明垫付维修款29922元。3、赵迎东出具的证明及身份证复印件,拟证明车辆出事故赔偿对方40000元,原告仅出资5000元,剩余35000元由夏东阳垫付。4、支付宝电子回单,拟证明夏东阳支付柳爱红车辆经营所得26390元。5、录音资料一份,拟证明柳爱红认可夏东阳垫付车辆维修费和交通事故赔偿款,并承诺双方进行算账。6、(2017)豫0326民初504号卷宗庭审笔录,拟证明夏东阳每月工资5000元,天和煤矿办公室知道车是柳爱红的,帐还了就可以开走,天和煤矿有严格的管理制度,没有合法手续无法将车辆开出煤矿,柳爱红对该车有直接控制权,后来将车开走。反诉被告柳爱红质证认为,证据1工资及维修费、事故赔偿清单是夏东阳单方制作,不具有证明力。双方之间是委托关系,柳爱红没有向夏东阳支付工资的义务。对12张结算单的真实性无法核实。对证据2海鹏涛的调查笔录真实性无法核实,夏东阳的父亲夏社营在天和煤矿也有一辆大货车运营,维修清单没有注明是哪一辆车,海鹏涛可能出于经营目的提供不真实的证据。证据3赵迎东并不认识柳爱红,不具有识别车辆主人的可能性,证据中没有写事故车辆的车号;即使发生事故,事故责任也应由夏东阳承担。证据4对支付宝电子客户回单真实性无法核实,金额琐碎,跳跃较大,不能认定是经营收益的返还。对证据5录音资料真实性无法核实,不认可证明目的。对证据6庭审笔录真实性无异议,不认可证明目的,煤矿办公室不具备证明上述事实的能力。

本院认为,本院(2017)豫0326民初504号民事判决书已发生法律效力,该判决认定由柳爱红出资、委托夏东阳购买车辆并代为经营,双方形成委托关系,由此能证明A291号大货车及面包车的所有权应归原告柳爱红所有。原告提供的其与夏东阳父亲夏社营通话记录及光盘能证明,截止二人通话时A291号大货车仍在山西省××天和煤矿停放,面包车在“陆村”停放。但原告未说明该次通话的时间,故无法证明本次诉讼期间A291号大货车仍在山西省××天和煤矿停放,或仍由夏东阳实际控制。被告夏东阳辩称A291号大货车在2017年12月5日即由柳爱红派人从天和煤矿开走,仅有被告本人陈述,没有其他证据佐证,本院也无法采信。如原告柳爱红确已将A291号大货车开走,仍提起本次诉讼并交纳诉讼费用及律师代理费用,似与常理不符。在原告不能证明A291号大货车仍由夏东阳实际控制的情况下,原告柳爱红可自行将A291号大货车开走,依法对天和煤矿内部自编号A291号大货车享有占有、使用、收益、处分的权利,被告夏东阳不得阻拦柳爱红行使物权。原告委托被告夏东阳购买的面包车,夏东阳自述作价500元卖出抵顶大货车维修费,没有证据证明,对被告辩解无法采信。因面包车2006年购买时系二手车,未办理过户,购买价仅为5000元,现已无法就车辆价值进行评估鉴定,为减轻当事人讼累,酌定面包车剩余价值为2500元,被告夏东阳无法归还该面包车,应当赔偿原告柳爱红2500元。关于原告柳爱红主张被告夏东阳支付车辆运营期间的收益款4万元,以及反诉原告夏东阳主张反诉被告柳爱红支付夏东阳工资、垫付事故赔偿款、车辆维修费共计86114元的问题,本院(2017)豫0326民初504号民事判决“本院认为”部分,已明确说明“原、被告对车辆经营的盈亏尚未清算,夏东阳应否向柳爱红退还款项,应经双方算账后再行处理”。柳爱红的上述请求及夏东阳的反诉请求,均应经双方算账后再行处理。现原被告对车辆经营期间的收入支出未经清算,债权、债务关系尚不明确,本院无法作出裁判,双方可在对车辆经营期间收入支出情况进行清算后另行处理。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三十七条、第三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夏东阳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柳爱红面包车损失2500元;

二、驳回原告柳爱红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反诉原告夏东阳的反诉请求。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诉案件受理费2287元,由原告柳爱红负担2000元,被告夏东阳负担287元。反诉案件受理费976元,由反诉原告夏东阳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吴文波

二〇一八年七月五日

书记员  张兵花

家庭暴力怎么处理 房屋律师咨询 律师咨询免费 律师事务所刑事 律师咨询 找刑事律师 刑事律师 工伤赔偿标准 离婚律师咨询 律师事务所 法律咨询免费 律师 咨询刑事律师 离婚孩子抚养权怎么算 法律咨询 欠钱不还最有效的方法 刑事律师咨询 找律师 专业刑事案律师 律师咨询电话 刑事律师事务所 离婚律师 交通事故赔偿标准 法律 寻衅滋事 购房律师在线咨询 好律师 刑事案律师 专业律师 房产律师咨询 律师费用收取标准 有名律师事务所 问律师 诈骗 在线咨询 免费24小时律师咨询 一般请个律师多少钱 继承法继承顺序及分配比例 律师怎么收费 在线律师 律师事务所好 律师事务所专业 律师事务所免费咨询 律师咨询在线 附近律师事务所 网上律师 咨询律师事务所 事务所律师 律师多少钱 律师费用 有名的刑事律师 在线刑事律师 借钱不还怎么办最有效的方法 请律师费用多少钱 请辩护律师 律师收费标准 律师事务所有 民间借贷合法利息 欠钱不还多少钱可以起诉 律师排名 抚养费标准 律师网 破产法 在线咨询律师 请律师一般多少钱 民间借贷 比较有名的律师事务所 比较好的律师事务所 民间借贷司法解释 知名的律师事务所 拘留最长时间是多久 咨询律师 律师费用是多少 京师律师事务所 著名律师排行榜 免费律师咨询 律师事务所咨询在线 律师在线咨询 刑事拘留一般多少天 拘留 律师咨询公司 律师费一般多少钱 律师免费咨询电话 律师事务所律师 在线律师咨询 拘留15天会有案底吗 民间借贷纠纷立案后一般怎么处理 哪里有律师事务所 正规律师事务所 劳动仲裁需要请律师吗 律师咨询在线解答 违约金赔偿标准 借钱不还怎样起诉 好的律师事务所 律师事务所律师咨询 著名的律师事务所 合同律师咨询 律师免费咨询 继承房产过户需要多少费用 欠款咨询律师 律师在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免费询问 咨询律师免费 危险驾驶罪量刑标准 律师事咨询 医疗纠纷律师网 企业律师咨询 合同纠纷最有效的处理 知名律师 故意伤害罪怎样判刑 律师事务所附近 欠钱不还如何起诉 一般民事诉讼律师费多少 合同违约赔偿标准 律师在线咨询网 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欠款多少可以起诉 免费法律咨询 债务律师咨询 找知名律师 律师在线 请一个律师大约要多少钱 一般律师怎么收费的 想咨询律师 咨询律师要多少钱 律师事务所附近哪里有 律师在线询问 律师事务所哪些好 医疗事故赔偿标准 好一点的律师事务所 律师服务所 律师咨询网 破产清算赔偿顺序 著名律师事务所 离婚律师咨询免费 律师事务所企业 违建拆除有补偿吗 免费律师咨询在线 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律师事务所收费 律师专业 债务律师在线咨询 故意伤害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 刑事案件辩护律师 法律咨询律师在线 交通肇事致人死亡是否要追究刑事责任 土地征用法 刑事案件律师费用收取标准 免费咨询律师 在线找律师咨询 遗产继承 人身损害赔偿 律师事务所在线咨询 继承人顺序 附近的律师咨询 律师网在线咨询 专业律师在线咨询 律师一般多少钱 免费医生在线咨询 哪个律师事务所好 拘留所可以保释吗 律师事务所十强品牌 律师事务所电话 律师事务所排名 请律师要多少钱 律师事务所法律咨询 找律师咨询问题 刑事拘留怎么办取保 咨询律师电话 律师费 故意伤害致人死亡 律师所咨询电话 免费的法律咨询平台 哪个律师好 土地征收 在线律师即时咨询 风险代理律师收费标准 律师事务所咨询 网上律师咨询 故意伤人轻伤怎么处理 免费律师 起诉律师费 民间借贷不还钱怎么办 找个律师事务所 请个律师需要多少钱 公司律师咨询 合同纠纷 刑事拘留后会被判刑吗 宅基地继承最新政策2020 请律师收费标准 在线咨询律师网 免费律师在线解答 请律师费用怎么算 盗窃多少金额可以判刑 想找个律师咨询 破产清算 法律咨询热线 律师有辩护 律师事务所咨询电话 免费问律师 破产重组 赔偿金如何计算 律师在线咨询工伤 侵权赔偿标准 违建强拆执法流程 寻衅滋事刑事拘留一般多少天 民事律师事务所 律师电话在线咨询 律师咨询律师在线 免费律师在线咨询 律师费一般是多少 故意伤害致人轻伤怎么判 法律援助打官司靠谱吗 免费法律咨询在线交谈 找律师打官司费用是怎么收的 有免费律师咨询吗 民间借贷纠纷 律师律师事务所 破产清算程序 律师服务咨询 律师怎么收费的 附近有没有律师咨询 网上律师免费咨询 家庭暴力起诉离婚 律师电话咨询 律师在线解答免费 找律师询问 工伤律师网 家庭暴力怎样解决 风险代理 免费法律咨询平台 免费律师咨询电话 律师如何收费 在线律师咨询网 律师解答 法律援助中心律师 法律咨询免费咨询电话 医疗事故鉴定流程 法律在线咨询 提供律师在线咨询服务 律师咨询律师 什么是刑事案件 咨询婚姻律师 律所 免费的律师咨询 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 工程款拖欠找哪个部门 网上咨询律师 寻衅滋事怎么量刑 家庭暴力的法律后果 律师询问 欠钱不给怎么解决 在线律师在线咨询 律师辩护 免费律师咨询房产 请律师辩护 十大律师事务所 在线咨询律师免费 律师律师咨询 律师事务 破产重组债务怎么处理 律师的收费标准 刑事案件包括哪些 找个律师 找个律师咨询一下 咨询律师收费 律师网咨询 撞人逃逸怎么处罚 全国知名律师事务所 想咨询一下律师 工程款拖欠怎么办 过失杀人罪量刑标准 过失杀人罪量刑标准 交通事故理赔律师咨询 土地赔偿款 首都律师 如何咨询律师 法律免费咨询 公司破产清算程序 公房承租人死亡后继承问题 仲裁律师咨询 工伤律师咨询在线 一般律师咨询费 合同律师在线咨询 宅基地拆按人口赔偿还是面积 律师咨询费 找个律师咨询点事 故意伤害罪赔偿标准 律师在线解答 赔偿金 劳动法律免费咨询 没钱请不起律师怎么办 律师咨询免费事务所 如何找律师咨询 律师辩护律师 工程款拖欠多久可以起诉 律师事务所排行榜 在线律师询问 房屋租赁合同纠纷 律师所咨询 买房律师咨询 律师来了 聘请律师要多少钱 土地征收补偿费标准 请律师一般要多少钱 免费法律咨询律师电话 免费律师咨询平台24 有律师在线咨询吗 找律师咨询 土地咨询律师 网上律师在线咨询 故意伤人 医疗事故分几级 专业律师咨询 婚姻法律师咨询免费热线 律师的收费标准是多少 附近的律师事务所 故意损坏他人财物罪立案标准 合同律师 拘留会通知家属吗 律师所 在线法律咨询免费 法律热线12348法律咨询 律师咨 买卖合同纠纷的诉讼时效 刑事拘留期限 房屋买卖律师服务咨询 房屋征收与补偿标准 律师排行榜 律师在线咨询电话 律师咨询处 哪里有免费的律师咨询 法律援助律师 故意伤害罪坐牢不赔偿 故意伤害罪坐牢不赔偿 继承法咨询 律师咨询费多少钱 网上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法律援助中心在线咨询 法律在线法律咨询免费 故意泄露国家秘密罪 过失伤害罪 婚姻法律咨询 线上律师咨询 有罪 有罪 律师热线咨询 律师诉讼费 刑事案件律师 律师事务所公司 找律师咨询问题要多少钱 故意损害财物罪 找个律师咨询 请律师 全国免费法律咨询电话 在线法律咨询 故意毁坏公私财物罪 可以免费咨询律师吗 离婚法律咨询 免费律师电话 生产销售假冒伪劣产品罪 寻衅滋事怎么定罪 在线咨询律师马上回答 电话咨询律师 公房动迁补偿如何分配 律师咨询免费热线 免费法律咨询电话 法律咨询网 公司律师事务所 故意伤害致人重伤量刑 好的律师事务所有哪些 好律师在线咨询免费 律师询问在线 医疗事故代理律师 中国律师 法律在线咨询免费 法律咨询公司 抚养费纠纷 免费咨询律师电话 土地征收法律规定 刑事拘留一般多少天可以放出来 医疗事故鉴定机构 法律顾问免费咨询 故意伤人罪怎么判 律师电话咨询免费热线 律师咨询费用 律师咨询平台 违建房屋拆除有补偿吗 刑事拘留请律师管用吗 找知名辩护律师 中国十大律师事务所 金道律师事务所 律师案件咨询 律师咨询律师咨询 买房律师咨询电话 买房律师咨询电话 网上律师事务所咨询